www.6868101.com

来了一位代课的国文教员

更新时间:2019-10-21    

【甲】北山笨公者,年且九十,面山而居。惩山北之塞,出入之迂也,聚室而谋曰:“吾取汝毕力平险,指通豫南,达于汉阴,可乎?”杂然相许。其妻献疑曰:“以君之力,曾不能损魁父之丘,如太行、王屋何?且焉置土石?”杂曰:“投诸渤海之尾,现土之北。”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,叩石垦壤,箕畚运于渤海之尾。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,始龀,跳往帮之。寒暑易节,始一反焉。

【乙】安丙,字子文,广安人。淳熙间进士,调大脚县从簿。通判隆庆府,嘉泰三年,郡大水,丙白①守张鼎,发常平粟振②之。寻又凿石徙③溪,自是无水患。知④大安军,岁旱,平易近艰食,丙以家财即下逛籴⑤米数万石以振。上闻之,诏加一秩⑥。

【注释】①白:禀告。②振:通“赈”,布施。③徙:移走,改道。④知:做知军(知军是宋代处所戎行长官)。⑤籴(dí):买粮食。⑥秩:级别。

有卖口技者,佚其姓氏,衣败絮,履脱底,尝手持抚尺往来于松江。松江某绅宴会无所乐,客请以口技进,绅欣然,则默默无对,木立于旁。绅仰首笑曰:“客能乎?”曰:“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无不能也。”绅一笑置之,命尽奏其所能。卖技者乃揖众客曰:“吾技虽贱,然不凝神肃听,则请毋奏之为愈也。”一座诺之。卖技者趋入帏,抚尺一下,阖室寂然。忽闻巨狮出谷声,哀啼病呼声,树下群犬惊惶声,狮默然喘息声,犬驰驱乱吠声,狮惊吼声,逃遁声,犬奋逃声,村人傍不雅观鸣掌呼笑声。至此又抚一尺,则诸声寂然,卖技者启帏出矣。

故托臣以讨贱也。固知臣伐贼,王业不偏安,惟坐而待之,才弱敌强也,以先帝之明。

已而夕照正正在山,人影狼藉,太守归而宾客从也。树林阴翳,鸣声上下,逛人去而禽鸟乐也。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,而不知人之乐;人知从太守逛而乐,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。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其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谓谁?庐陵欧阳修也。

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阳,苟全人命于,不求贵要于诸侯。先帝不以臣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之事,由是感激打动,遂许先帝以驰驱。后值倾覆,受任于败军之际,于危难之间,尔来二十有一年矣。

祢衡唯善鲁国孔融及弘农杨修,常称曰:“大儿孔文举,小儿杨德祖。余子碌碌,莫脚教也”。融亦深爱其才。衡始弱冠,而融年四十,遂取为交友。融既爱衡才,数称述于曹操。操欲见之,而衡素相轻疾,自称狂病,不肯往,而数有恣言。(黄)祖长子射尤长于衡,尝取衡俱逛,共读蔡邕所做碑文,射爱其辞,还恨不抄录。衡曰:“吾虽一览,犹能识之,唯其中石缺二字,为不明耳。”因书出之,射驰使写碑,还授,如衡所书,莫不叹伏。射时大会宾客,人有献鹦鹉者,射举卮①于衡曰:“愿先生赋之,以娱嘉宾。”衡揽笔而做,文无划线,辞采甚丽。后黄祖正正在蒙冲船上,大会宾客,而衡言不逊顺,祖惭,乃呵之。衡更熟视曰:“死公!云等道?”祖大怒,令五百②将出,欲加棰。衡方大骂,祖恚,遂令杀之。射徒跣来救,不及。祖亦悔之,乃厚加棺敛。衡时年二十六,其文章多亡云。

先帝知臣隆沉,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。受命以来,夙夜忧叹,永利博999,恐奉求不效,以伤先帝之明,故蒲月渡泸,深切不毛。今南方已定,兵甲已脚,当率三军,北定华夏,庶竭驽钝,攘除奸凶,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。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。至于推敲损益,进尽,则攸之、祎、允之任也。

孰取伐之?是故托臣而弗疑也。王业亦亡,量臣之才,然不伐贼,先帝虑汉、贱不两立,

臣受命之日,寝不安席,寝食不安,思惟北征,宜先入南。故蒲月波沪,深切不毛,并日而食。臣非不自惜也,顾王业不成偏安于蜀都,故冒危难,以奉先帝之遗意,而议者谓为非计。今不适疲于西,又务于东,兵法条劳,此进趋之时也。

至于负者歌于滁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扶携汲引,往来而不断者,滁人逛也。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;酿泉为酒,泉喷鼻香而酒冽;山肴野蔌,杂然而前陈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坐起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。苍然白发,颓乎其中者,太守醉也。

教员入情入理的讲课也正正在我心上雕镂下深刻的印象,培育了我课外阅读的乐趣。国文教师教古文爱好大声朗诵。记得一次教辛弃疾的词《南乡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怀》,教员朗诵时头取肩膀摆布扭捏着,实是悲歌,我们这些做学生的,爱国情怀不由自主。此后我每次登上满眼风光的北固楼,望着滚滚长江水,回顾千古兴亡事,老是感伤万端。不用说,这首词我至今还能背得滚瓜烂熟。我就是从那时起头爱读辛弃疾词的。也是正正在初中读书时,来了一位代课的国文教员,是年轻的新派人,他爱好教白话文。有一次,教到田汉《南归》中的诗:“恍惚的村庄已正正在面前/礼拜堂的塔尖高耸昂然/恍惚还辨得出五年前的园柳/屋顶上孤独地飘着炊烟。”教员朗诵着,进入了角色,那深深的神气凝注正正在眼睛里。这种激情传染了整个教室,一堂鸦雀无声,大师都被深深了。这几句诗雕镂正正在我心上,几十年过去,至今还能信口背出。此后,我对新文学更有乐趣,读了良多出名的中外小说,宽阔了眼界,使本人的心取时代愈加切近了。现正在只需稍一回忆,就仿佛看到国文教员那摆布摇晃的身子和那注满情思的眼睛。